31 12月, 2015

寫海

〈寫海〉
——給花蓮
 
 
我不能再寫海了
海裡有鯨豚呼喊著
用我們聽不見的聲音
尋找同伴,食物和愛
牠們的生命是牠們的
我不能再寫牠們
生命的居所
 
我不能寫海邊
海邊的石頭都是磨損
它們還在成為最完美的圓
還在使自己的光芒釋放
但我看到的還是傷害
我不能再寫別人的傷害
 
我不能再寫珊瑚
牠們絢麗而柔軟
可總有一天會石化
潔白而更加堅強
那便是死亡,我不能
用它們的死換得別人的讚美
 
當然我不能寫海浪
因為海浪就是海的憂傷
是海的振動,海的頻率
而我的步伐踩在聲音
如此微弱,陷入太深
我害怕回不來了
我就是不能
 
我不能寫海
海是我的墨水
貝殼是我的鋼筆
每一道痕跡都是故事
它們有太多靈魂
我不要寫出來的字
有海的聲音
 
 
2015.11.11

親愛的R (之七)(完)

親愛的R,
 
春天可以有多少種死法?這也許
是我問你的最後一個問題。我知道
你或許不能回答我關於什麼是愛
什麼不是,請容我在玫瑰凋萎之前

29 12月, 2015

【讀詩】蘆葦地帶 ◎楊牧

蘆葦地帶
◎楊牧



那是一個寒冷的上午
在離開城市不遠的
蘆葦地帶,我站在風中
想像你正穿過人羣─
竟感覺我十分喜歡
這種等待,然而我對自己說
這次風中的等待將是風中
最後的等待
我數著陽台裡外的
盆景,揣測榕樹的年代
看清晨的陽光斜打
一朵冬天的台灣菊
那時你正在穿過人羣
空氣中擁擠著
發光的焦慮
我想阻止你或是
催促你,但我看不見你

12 11月, 2015

請教我如何成為天空

請教我如何成為一片天空
讓我知道自己的乾燥
晴朗的時候就吹起風
若還有一點雲
就揉成心型送給你

16 10月, 2015

08 10月, 2015

親愛的R (之六)

親愛的R,
 
距離上一次的流星雨是多久呢?
每一次我都期盼,然後落空
甚至不知道它們是否真的接近過
是否真的曾想要接近這個星球?

04 10月, 2015

無題

1.

你還是放棄吧那裏有著討人厭的紅色
每天每天吃掉烏龜的卵
鮭魚對著石頭說:我們去死吧
當牠終於停止生育、交配和性愛
(你知道它們的分別在於愛或不愛,才怪)
最後游向岸邊,不再掙扎

如果此時你對那魚的嘴裡吹一口氣
牠就會像顆氣球一樣鼓脹
然後飛走

01 10月, 2015

【徵件】2015太平洋詩歌節「一行詩」

本文引用自此

一、活動辦法

1. 徵件日期:即日起至10月11日23:59止。


2. 作品投稿格式:
A 詩寫提醒:「題目」八個字為限,「內文」十五字以內,不含標點符號,創作主題不限。
B 投稿篇數:投稿篇數每人上限3篇。無論入圍、得獎與否,主辦單位皆不退稿,請自行保留一份底稿。


3. 收件方式:本活動可選擇
A直接使用獎金獵人平台"馬上報名"上傳作品。
B網路投遞:將作品email至投稿專用信箱 pacificpoetryfest@gmail.com,於信件主旨註明「一行詩投稿」,再將作品、聯絡方式(筆名(真實姓名)、電話、email、地址),請直接書寫於信件內文,不須再以word檔附件,資料不符者將不予評選
C手寫投遞:將作品寄至「970花蓮市松園街65號 管理中心」,除了作品外,請不要忘記附上您的聯絡方式(筆名(真實姓名)、電話、email、地址)。

29 9月, 2015

熱咖啡

從未想過一杯熱咖啡
流過長頸鹿的喉嚨
會變成什麼樣子
未曾想過牠走過的路
旁邊長著什麼顏色的花
長頸鹿在低頭輕輕嗅著
有沒有想過花的心情

我是靠北的人只能寫靠北的詩

我是靠北的人
只能寫靠北的詩
往南是不被允許的
讓自己越來越簡單
看起來比較不難

18 9月, 2015

回來

你離開之後我的星球變得荒蕪
因為陽光過於強烈,沒有你
使它冷卻。島嶼不再適宜禽鳥
停駐並且安居樂業
牠們都朝海飛去
而且不會回來

而你還會回來嗎,我是說
回來這個沒有我的星球嗎
海裡還有魚類與藻
但已經沒有我
我已前往遠方
獵殺太陽

15 9月, 2015

愛玉

 
 
 
我們在愛裡細細地搓洗彼此的身體於是便凝結成一坨不知所云的透明
 
 
 
 

14 9月, 2015

要如何才能活得快樂

例如在看見一滴水落下
就給它眼淚的意象
給它一點猶豫的時間
讓它永遠不濺起水花

08 9月, 2015

一個人就是要____不然要幹嘛

1.
一個人吃晚餐
煎一尾魚
輾轉反側
把黏鍋底的皮都煎焦
撕下來

盛一碗鍋巴飯
硬的都吃下去
配軟嫩的魚
假裝自己是魚

25 8月, 2015

我想起你

沒有一刻想起你
清晨黃昏
儘管只有一剎那,我說
:「不,我並沒有
想起你的任何一些痕跡」

24 8月, 2015

在普通的早晨遇見夏綠蒂‧梅爾

我在普通的早晨
遇見夏綠蒂‧梅爾
她的名字有一點青草味
還有巧克力香
我以為合起來會變成薄荷口味的
結果不是
只是一個普通早晨

代替

你喜歡魚缸裡的石頭
勝過擺在櫥窗裡
我喜歡水,但我
不是石頭

05 8月, 2015

看海

  ——致在花蓮的R

你正在我看不見的地方看海
你正在我沒有到過的地方看海
你正在我到不了的地方
看海吟誦她的悲傷
以為就是你曾有過的悲傷

23 7月, 2015

離開

離開之後我想起種種經過
初遇如露水般清澈,散發光芒
自芽葉上滑落並穿透我們
第一次的談話,我猶記得
並將那些聲音寫在筆記本上
偶爾翻開但不將它們唸讀出來
只是放在心的深處,最深處
原本是黑色卻因它們而照亮
也同時有了重量,不再輕易
被風吹散,凋萎的葉子終於落下
於那之前我在狂風不止的夜裡
看不見我想找尋的人

21 7月, 2015

最後

你是花園裡最後一隻蟲
等待明天早上開始吐絲
現在是你最豐滿的時刻
你期待早上
我也是
這是我最後的早餐

03 7月, 2015

〈我相信,那一切都是種子〉◎胡慕情

引用自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 我相信,那一切都是種子:

二〇〇五年十一月。踏入左派辦報的《臺灣立報》面試。時任副總編的張約翰問我:「妳認為新聞和報導文學有什麼不同?」將近十年,仍不解約翰當初為何問我這個問題,也想不起究竟答覆什麼。唯一留下的,只有「好不滿意」的感覺。或許如此,注定我的記者生涯,必須不斷重新回答這個提問。 ...

02 7月, 2015

無題

我的呼吸填滿空間
音樂填滿我的肺
我說的話語都成為雲
雲卷成絲,結塊
下起節奏的雨
有魚悠游,跳舞
與祂共舞
我們就是一段
沒有開始與結束的答案和問題

曾經 之二

你現在還是雨的嗎?
我還是風的

我有點冷
你落下來的時候
記得多穿點塵埃
不要結成冰

你不會忘記我的樣子
因為我沒有形狀
因為你沒有記得過

誠實的解釋

翻開字典查找赤裸的解釋:
裸露,沒有任何遮蔽掩飾
為什麼我雖然穿了衣服
還是感到赤裸?

親愛的R (之五)

親愛的R,
 
你不再看見我丟過去的流星了嗎?
雖然它們有些是亮的,有些是暗的
但每一顆我都用心地擦拭過
它們一直都是我給你的流星

30 6月, 2015

29 6月, 2015

青春期

白色內衣的外面
套上制服,昨晚燙平的
在身上產生皺褶
衣擺露在百褶裙外

紮起馬尾
仔細讓每一根頭髮
都接受束縛
讓唇抹上蜜
瞳孔放出光
成為你眼中的少女

25 6月, 2015

草原上的棉花糖


一顆白白軟軟的棉花糖
夏季成熟,秋天繁殖
下雨就吸水膨脹
晴天的時候
靜靜躺在草原上
成為一種不可直視
但可食用的悲傷

看見

 你看見了我吧 你看見了我嗎
   ——張懸〈模樣〉


我看見你的時候
你坐在我的對面
你一直是我的對面
我看見你
你看見我了嗎
你看見我了吧

15 6月, 2015

墓誌銘

對不起,我醒不來了
沒有辦法遵守承諾
約好週末一起去看的電影
還不知道劇情
預告片中的男女主角
是否會吻下去

11 6月, 2015

一個人站在雪中等你

一個人站在雪中等你
雪沾上他的臉
他的手他的
髮,他的心

一個雪人
站在雪中等你
他的鼻子漸漸僵硬
冰冷的心仍然冰冷
他有一雙透明的眼睛

望向北方,因為你是雪
他不在水中
不在灰燼中等你
雪來了
他就在雪中
一個人站著等你

10 6月, 2015

【讀詩】尋找未完成的詩 ◎林婉瑜

尋找未完成的詩 ◎林婉瑜

  被書寫的母鹿穿過被書寫的森林奔向何方?
  是到複寫紙般複印她那溫馴小嘴的
  被書寫的水邊飲水嗎?
  她為何抬起頭來,聽到了什麼聲音嗎?
    ──摘自<寫作的喜悅>辛波斯卡,陳黎、張芬齡譯

09 6月, 2015

【讀詩】寫作的喜悅 ◎辛波絲卡

寫作的喜悅 ◎辛波絲卡

被書寫的母鹿穿過被書寫的森林奔向何方?
是到複寫紙般複印她那溫馴小嘴的
被書寫的水邊飲水嗎?
她為何抬起頭來,聽到了什麼聲音嗎?
她用向真理借來的四隻脆弱的腿平衡著身子,
在我手指下方豎起耳朵。
寂靜——這個詞也沙沙作響行過紙張
並且分開
「森林」這個詞所萌生的枝椏。

06 6月, 2015

01 6月, 2015

廢死正義嗎

廢死正義嗎
還是不廢死正義
你廢的是正義
還是廢了死正義
如果不廢死正義
那麼可以廢死歪義嗎
如果不可以廢死正義
是不是正義廢死不可
死正義很廢嗎
為什麼正義要廢死
義的廢死很正嗎
死了的正義還廢嗎
如果正義就是廢死
那麼廢死是不是正義

廢的是什麼
死的是什麼
正義又是什麼
我問的不是廢死正義嗎
我問的是廢死正義嗎

你要我如何相信自己跟你一樣難過

你要我如何相信
自己跟你一樣難過
該不該相信一個人
相信誠實
相信你也和我一樣難過?

31 5月, 2015

【讀詩】阿美 ◎尹麗川

我們一起抽剩的煙頭
可以搭出一間小小的房子
裡面是時間的灰

你依然生長著北方的骨骼
和南方的神經
那麼多年過去你還是不能回頭

拎一只沉甸甸的水桶
光腳在曠野裡走
阿美,唯有你的現在
才能比喻你的童年

我們必須學會在淚水裡兌一點烈酒
而不是在酒裡摻雜眼淚

--
https://www.ptt.cc/bbs/poem/M.1268135414.A.DA5.html

19 5月, 2015

海上的人

我永遠記得的
一場大雨
一次旅行
走過的路全都塌陷
像那些傷
只有腳印微微浮起
微微發紅

18 5月, 2015

【讀詩】開始敢說一些字 ◎孫得欽

每天為你讀一首詩:

開始敢說一些字  ◎‎孫得欽‬

開始敢說一些字
比如靈魂。愛。
神。

很敢很敢
幾乎太敢
手上的石頭
要在洪水來臨之前
扔給妳

石頭不重
妳要接好

12 5月, 2015

流星雨

在雲層之外的種種陣雨:
星系與星系之間
互相傳遞重要的訊息
一次撞擊
就是一片海洋
生命在幾千萬億年之後
從來不是那麼輕易

20 4月, 2015

斷句

我寫詩,但我不是一個
善於經營長句的人
我喜歡用長鋸
斷開長句,露出裡面
的紋路、年輪、蟲咬的痕跡

我喜歡用短句
割開時間和空間
(也許會流血)
再用連接詞和意象
黏合他們的表面

但情感是無法切割的
即便句子如何鋒利
他們是活的,我害怕
害怕他們哭

親愛的R (之四)

親愛的R,
 
最近我住在一個隱密的樹洞
以為不會被任何人發現
總是從洞口悄悄探出頭
看看外面有沒有人
 

17 4月, 2015

失言

她踩到我的影子
連忙說對不起

她忘記有些話
不能輕易說出口
例如愛

親愛的R (之三)

親愛的R,
 
想不起來究竟允諾過你什麼
也曾經好一陣子沒有收到你的消息
害我以為你真的逃到另一個地球
或是平行時空裡去了
 

16 4月, 2015

親愛的R (之二)

親愛的R,

記得我寫給你的第一封信,我說
有些鳥類飛走了:我太渴望飛行
甚至忘了如何好好行走像一個人
從這一步踏到下一步,用一雙腳
 

15 4月, 2015

【讀詩】JJ ◎木心

十五年前
陰涼的晨

恍恍惚惚
清晰的訣別

每夜,夢中的你
夢中是你

與枕俱醒
覺得不是你

另一些人
扮演你入我夢中

哪有你,你這樣好
哪有你這樣你

曾經

你曾經是風
我曾經是雨

雨在風裡
蒸發、嘆息

風在雨裡
你曾經是你

有一些雨
沒有落下來

01 4月, 2015

親愛的R (之一)

親愛的R,
 
你能承受嗎,我一整個春天的死亡?
即使那些已經是最輕、最輕的東西了
有一些鳥類飛走了——譬如鴿子之類
你以為掉下的會是羽毛,可惜不是

12 3月, 2015

我要說的,關於一口井
但不關於你
井底深深
散發水的氣息
例如一滴露珠
化為地下清澄的故事

密林

我想起你像想起一座密林
每天每天
有大雨澆灌
乾淨和污穢的
都流進河裡

11 3月, 2015

私人藥房

我走進一間私人藥房
陳列各種療傷、止痛、抗發炎
藥師的眼神指示我:
你不需要處方
你需要痛

16 1月, 2015

故事

  那時我在彼端,不知為何目的地走著。天色微暗,我在地上發現一枚發亮的硬幣,印著一個側臉人像,人像下方只寫了一行字:2050-2085。

15 1月, 2015

星星的名字

我說,我曾看過那些因為害羞而躲起來的星星。

它們在夢裡告訴我名字,可是我忘了,從此就不再看見它們。

我令它們生氣了嗎?
如果我在長久的遺忘中,在某個黑洞裡拾獲關於名字的碎片,我會穿越進去,直到發現它們的巢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