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6月, 2015

29 6月, 2015

青春期

白色內衣的外面
套上制服,昨晚燙平的
在身上產生皺褶
衣擺露在百褶裙外

紮起馬尾
仔細讓每一根頭髮
都接受束縛
讓唇抹上蜜
瞳孔放出光
成為你眼中的少女

25 6月, 2015

草原上的棉花糖


一顆白白軟軟的棉花糖
夏季成熟,秋天繁殖
下雨就吸水膨脹
晴天的時候
靜靜躺在草原上
成為一種不可直視
但可食用的悲傷

看見

 你看見了我吧 你看見了我嗎
   ——張懸〈模樣〉


我看見你的時候
你坐在我的對面
你一直是我的對面
我看見你
你看見我了嗎
你看見我了吧

15 6月, 2015

墓誌銘

對不起,我醒不來了
沒有辦法遵守承諾
約好週末一起去看的電影
還不知道劇情
預告片中的男女主角
是否會吻下去

11 6月, 2015

一個人站在雪中等你

一個人站在雪中等你
雪沾上他的臉
他的手他的
髮,他的心

一個雪人
站在雪中等你
他的鼻子漸漸僵硬
冰冷的心仍然冰冷
他有一雙透明的眼睛

望向北方,因為你是雪
他不在水中
不在灰燼中等你
雪來了
他就在雪中
一個人站著等你

10 6月, 2015

【讀詩】尋找未完成的詩 ◎林婉瑜

尋找未完成的詩 ◎林婉瑜

  被書寫的母鹿穿過被書寫的森林奔向何方?
  是到複寫紙般複印她那溫馴小嘴的
  被書寫的水邊飲水嗎?
  她為何抬起頭來,聽到了什麼聲音嗎?
    ──摘自<寫作的喜悅>辛波斯卡,陳黎、張芬齡譯

09 6月, 2015

【讀詩】寫作的喜悅 ◎辛波絲卡

寫作的喜悅 ◎辛波絲卡

被書寫的母鹿穿過被書寫的森林奔向何方?
是到複寫紙般複印她那溫馴小嘴的
被書寫的水邊飲水嗎?
她為何抬起頭來,聽到了什麼聲音嗎?
她用向真理借來的四隻脆弱的腿平衡著身子,
在我手指下方豎起耳朵。
寂靜——這個詞也沙沙作響行過紙張
並且分開
「森林」這個詞所萌生的枝椏。

06 6月, 2015

01 6月, 2015

廢死正義嗎

廢死正義嗎
還是不廢死正義
你廢的是正義
還是廢了死正義
如果不廢死正義
那麼可以廢死歪義嗎
如果不可以廢死正義
是不是正義廢死不可
死正義很廢嗎
為什麼正義要廢死
義的廢死很正嗎
死了的正義還廢嗎
如果正義就是廢死
那麼廢死是不是正義

廢的是什麼
死的是什麼
正義又是什麼
我問的不是廢死正義嗎
我問的是廢死正義嗎

你要我如何相信自己跟你一樣難過

你要我如何相信
自己跟你一樣難過
該不該相信一個人
相信誠實
相信你也和我一樣難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