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7月, 2015

離開

離開之後我想起種種經過
初遇如露水般清澈,散發光芒
自芽葉上滑落並穿透我們
第一次的談話,我猶記得
並將那些聲音寫在筆記本上
偶爾翻開但不將它們唸讀出來
只是放在心的深處,最深處
原本是黑色卻因它們而照亮
也同時有了重量,不再輕易
被風吹散,凋萎的葉子終於落下
於那之前我在狂風不止的夜裡
看不見我想找尋的人

21 7月, 2015

最後

你是花園裡最後一隻蟲
等待明天早上開始吐絲
現在是你最豐滿的時刻
你期待早上
我也是
這是我最後的早餐

03 7月, 2015

〈我相信,那一切都是種子〉◎胡慕情

引用自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 我相信,那一切都是種子:

二〇〇五年十一月。踏入左派辦報的《臺灣立報》面試。時任副總編的張約翰問我:「妳認為新聞和報導文學有什麼不同?」將近十年,仍不解約翰當初為何問我這個問題,也想不起究竟答覆什麼。唯一留下的,只有「好不滿意」的感覺。或許如此,注定我的記者生涯,必須不斷重新回答這個提問。 ...

02 7月, 2015

無題

我的呼吸填滿空間
音樂填滿我的肺
我說的話語都成為雲
雲卷成絲,結塊
下起節奏的雨
有魚悠游,跳舞
與祂共舞
我們就是一段
沒有開始與結束的答案和問題

曾經 之二

你現在還是雨的嗎?
我還是風的

我有點冷
你落下來的時候
記得多穿點塵埃
不要結成冰

你不會忘記我的樣子
因為我沒有形狀
因為你沒有記得過

誠實的解釋

翻開字典查找赤裸的解釋:
裸露,沒有任何遮蔽掩飾
為什麼我雖然穿了衣服
還是感到赤裸?

親愛的R (之五)

親愛的R,
 
你不再看見我丟過去的流星了嗎?
雖然它們有些是亮的,有些是暗的
但每一顆我都用心地擦拭過
它們一直都是我給你的流星